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各地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动态 >

趴下把腿张开 惩罚木马 军婚高干宠文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9 14:15

34.

门被敲响了两声,我知道是诺丝,应答了一声后继续对着全身镜整理自己的黑色假发。从镜面反射里我见她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个银质餐盘,上面是一壶红茶连同茶具,以及一盘新烘焙的小饼干,散发了久违且熟悉的甜美香味。

“我来替您整理吧。”

诺丝将餐盘呢放在一旁的梳妆桌上,走到我的身后替我将头发整理完美。我伸出手拿了一块饼干咬了一口,随后发出一声听不出是赞叹还是讨厌的啧音。

“不合您口味吗?”

“不好吃。”

“抱歉。”

诺丝的语调平淡一如既往,但从镜面里可以看见她的神色显露出一丝黯然。

“做你擅长的吧,不要总试着迎合我。”

她动作的手稍稍停顿了下,随后点点头:“我明白了。”

然后诺丝检查了一下我的晚礼裙,束腰,颈饰,以及所有藏有武器和护甲的地方是否贴身合适。一晃神间我竟错神到很久之前芭芭拉和我一起试穿晚礼服的场景,这条裙子是我让诺丝随意挑选再改制的,款式和芭芭拉同我做的那件并不相像,镶钻领,无袖,稍蓬松的长裙,深蓝色但更花哨亮丽些,裙摆上有亮片,在稍昏暗的灯光下会有一种仿若星空的视觉观感。

“舞会前半个小时我会来叫您,您还可以再休息一会儿。最近您为了任务也许过于奔忙了,请务必注意身体。”

“谢谢,诺丝。”

她对着镜子里的我抿起一个得体的微笑,随后离开房间。

我的目光落在她留在房间里的那盘饼干,忍不住又拿起一块尝了口,然后使劲咽下莫名涌上来委屈的感觉。只是同事了一周诺丝就能完美模仿出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的味道了,好厉害。要不是她是塔利亚的心腹,真想攻略这样又温柔又可靠的小姐姐啊。

----

诺丝像对待名门千金那样将我从轿车上接下来,随后将邀请函递给站在奢华酒店门口的男侍者。她对那人耳语几句之后驱车离开,那名侍者旋即对我彬彬有礼地鞠了一躬,接待我进入会场。

我来哥谭后调查了一周,才从一个在酒吧喝得烂醉边吹嘘自己为小丑工作的俄罗斯人那里得到了一些蛛丝马迹。那晚我把他吊在二十楼的高空时他才彻底酒醒,尖叫着自己只是一个接头人,他不知道小丑的下落,他负责利用关系给小丑搞到这场舞会的入场函。

舞会还未正式开始。被装潢得富丽堂皇的厅堂的之中,上流社会的人们三两个围在一块儿,不论是否稔熟嘴角都带着或愉快或虚伪的微笑,相谈甚欢,觥筹交错。我站在角落里的一张餐饮桌前,从路过的侍者递来的银盘中挑选了一杯浅橙色的饮品,目光扫视着场内的人们,小丑以及他的同伙也许就藏匿于他们之中。

我将高脚杯抬起,嗅到一丝甜腻的酒味,不忍皱皱眉。我以为这是果汁的。那个侍者不知道小孩子不能饮酒吗。正想着时我发觉身后有人靠近自己,随后一只手抚上我裸露的肩膀。

“凯拉,我一直在找你……”

我转过身和对方相视时彼此都愣怔住。

杰森?

我的心跳随着安静在我们之间不断拉长而愈发剧烈,就在我怀疑自己伪装的假面是否出现纰漏时,西装革履的少年像是终于恍然一般,迟钝地赶紧收回放在我肩上的手,澄澈明亮的蓝眼睛里满是局促与尴尬。

“抱歉,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

我竭力压制下心底不断翻涌而上的复杂的纠结的情感,抿起微笑说,并且没有忘记换一种声线。

杰森见到我的笑容时神色似乎一滞,我立刻收敛起自己上扬的嘴角,转身走开。

我小心地调整呼吸放缓心跳,在心里默念着冷静冷静,他不可能认出我,我学习过如何伪装自己的身份。直到我走到会场另一边的一扇窗口边时我才站定,肩侧倚靠着窗框,手指摸了下脸颊竟然发觉有些发烫。

该死。我暗暗骂了自己一声。

还有他怎么长高得这么快,体格也不再像街头少年那时那样单薄,曾经我们之间的身高差还没多少,半年不见而已,现在我似乎只勉强及到他的肩膀,而且我还踩着高跟鞋。

塔利亚不会是骗人的吧,说我的生长周期和普通人一样,为什么我没怎么长高?

“你没有告诉我韦恩家也参加了这场舞会。”

我压低声音说,然后隐藏在耳朵里的通讯器传出诺丝的声音。

“抱歉,是我事先疏忽了。他们会识破您的伪装吗?”

我望向杰森那一边,然后意料之内的看到了他和布鲁斯·韦恩站在一起。看到布鲁斯标准的花花公子式的微笑,我不禁皱皱眉。

“他们不会的。但蝙蝠侠在这儿,如果小丑出现了他也会出现。他会妨碍我。”

“任务需要中断吗?”

诺丝询问道。我看见一个举止活泼的黑发女孩走近他们,她穿着一身浅粉色的吊带丝质短裙——我认出来了,那是布鲁斯曾经特意替我挑选第一件的晚礼裙。那个“凯拉”亲昵地靠近杰森边对人甜甜地笑起来。难以忽视的嫉妒情绪在撕扯我的肺腑,掐紧我的喉咙。有那么一个瞬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受下来,保持下指令时的语气仍旧平稳镇静。

“不用了,寻找视野好的位置架狙位,瞄准会场内,然后待命。”

这时杰森似乎发觉到有人在看他,将视线从他的妹妹身上转向我这边,恰好和我四目相碰。我快速掩饰过目光,将手里没碰一口的酒饮放在窗口。

场内灯光一暗,聚光灯聚焦在会场前方正中央的高台上,一个拿着话筒的人走上台开始主持。几句闲谈,然后有一两位我并不认识的名人致辞。掌声之后舞池部分的灯光重新亮起,伴随着悠扬经典的圆舞曲,舞会正式开始。人们开始邀请彼此,进入舞池。

我无法松懈半分戒备,脑子里出神地思考是否应该去后台寻找一下线索,这导致当有人走向我,并邀请我跳一支舞时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然后我看清他俊美的容貌,是迪克·格雷森。

……试图在一个有蝙蝠侠、夜翼和罗宾同时在的会场挟持小丑离开是种什么体验。

我刚刚没注意到他也在。看到他漂亮迷人的眼睛冲我眨了眨,觉得又头疼又委屈。

我当反派之后吸引反派的神秘体质变成吸引你们韦恩家的人了是吗?

“请问我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小姐?”他再次邀请。

好吧,不过没人能拒绝得了格雷森。

我甚至感受到好几道艳羡的目光投射在我身上,小小地叹口气,将手覆在他的掌心,跟着他走进舞池。

“你跳得很不错。”

“谢谢。”

因为塔利亚为我请了一个很不错的舞蹈老师。

“我是理查德·格雷森。”

我说:“我知道你,韦恩家的长子。你是年轻女孩儿们谈到理想恋爱对象时提及最多的名字。”

他笑起来:“非常荣幸。请问你的名字是?”

“莉娜·帕克。”这是个假名,但未来谁知道呢。我不再是凯拉·陶德,等以后离开了联盟我也不再会自称是莉西亚·奥古。这个名字普通平凡,是一个真的路人角色才会有的好名字。

迪克没有多追究我会是哪个帕克家的贵小姐:“事实上我是为我弟弟问的,他很想邀请你跳一支舞,但这个时候他就该后悔平时没有好好听我们管家的话去学习交际舞了。”

所以他看到我时愣怔那么久是因为和这副假面容一见钟情?哇哦,那可真是太好了,虽然不太相信杰森会在恋爱方面这么早开窍,但我差点以为他会认出我然后上演一出感人的重新相逢的好戏了。

“凯拉是谁?”

“我们的妹妹,那边那个穿粉色裙子的漂亮女孩。”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了一眼,笑了一下:“他刚刚错把我当成他的妹妹也只是搭讪吗?毕竟我们的晚礼裙颜色都不一样。”

“也许。我发觉到你也在时有时无地注意他,无意冒犯。你对他也感兴趣吗?——求你说是吧,即使是骗骗一个青春期的男孩也好。”

我俏皮地歪了歪头:“是的,格雷森,他很英俊,而且看上去很正直又勇敢。但请对他保密,因为在见到他的瞬间我的第六感就预言到我们不会有任何故事了。告诉他我已经迷恋上你了,我想要看到你们为了我反目成仇的样子。”

我扮演着一个骄纵、任性,又有些轻佻恶劣的上流社会的富家千金。随后如愿看到男人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些。在他要继续提问时音乐声突然戛然而止。

音响中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尖鸣,随后是拉长音调的狂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舞池内外的人都慌乱起来,我松开迪克的手环顾四周要去寻找小丑的位置,却被人一把拉扯住手臂护在身后。我挣了一下他却握得更紧。

有人在大叫出口的门都被封死了。然后一声枪响响起,场内即刻寂静无声。聚光灯打在前方的舞台正中央,小丑摆出一个浮夸的亮相姿势,紫色西装,绿色的头发梳得油亮光滑,以及经典的笑容。那个梦魇般的笑容我永远无法忘记或感到陌生。他的身后还有几个扛着枪的戴小丑假面的爪牙。

“先生们女士们!”他一手拿着□□,一手是话筒,“欢迎大家来参加这场无比美妙的舞会!”

耳内传来诺丝的声音,她在问我是否实行狙击。我正想要握住迪克的手腕强迫他松手,但这时他转过头,压低声音,露出一个温柔的安抚的微笑:“别害怕。”我不禁愣了下。

“事实上我今天只是路过,并不是真的想要和大家来一场死亡之舞。”小丑在台上来回踱步,“我只是来找一个朋友,噢,长话短说,先请在场的所有十岁到二十岁的女孩儿们走上台。”

全场寂静,没人回应,他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对空又开了两枪,大叫道:“上来!”我听见有惊呼和哭声。那个疯子用枪指着一个年轻女孩,那个女孩颤颤巍巍地走近,然后被她一把拽上台摔在地上,女孩因为恐惧或是疼痛呜呜咽咽地哭起来。然后小丑勒住女孩的脖子用枪抵着她的脑袋。

“上台来,亲爱的们,不然我就只好一个个去找你们了,那样的舞台效果可不好。”

小丑的爪牙们下台开始撵其他的年轻女孩儿们上去,我预备自己走上去时被迪克拦住,他用眼神示意让我躲到不远处舞池外一张餐饮桌的桌布底下。

“前些日子小丑叔叔在休假,不小心听闻有个我的狂热粉丝在到处打听我的下落。不过可能有些过于狂热了,那个蒙着脸的小女孩砸毁了好几个漂亮酒吧和正经店铺,让我的一些生意伙伴都难很做啊。我还不知道除了蝙蝠以外还有人会这么爱我。为此我特地让人把她邀请到这个舞会上,我只是想和她聊聊,面对面的,友好的,和善的……”

那个魂淡的俄罗斯人骗了我。

我眯了眯眼睛,终于挣开迪克的阻拦,留下一句:“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格雷森。”他惊讶地看着我毫无惧意地走上前。

远离开他几米后我轻声回应诺丝。

“不要开枪,人质太靠近了。”

“恕我直言,为了任务即使牺牲几个普通人……”

“不要开枪。”我说着登上舞台。

全场这个年龄段的女孩有十多个,听从小丑的安排一字排开。他像是知道有人在用□□瞄着他似的,手也不松人质,但枪口倒是没有一直抵着。他挨个儿审视着,边说着恐吓的语言。裙摆内藏有蛇形匕首,我手放在身后,脑内模拟了一遍场景,预备等他走到我前面时近身先缴械他的枪,然后捅穿他的手。

但他却在我前面几个人的一处停下了脚步。

“哇哦,我可没想到我们在这儿能重聚,‘哥谭之女’!”

我愣了下,看见小丑与“凯拉·陶德”对峙,他像是发现惊喜一样眼前一亮,而女孩则害怕地用力摇着头。

“嘿,我们可是老交情了。哈莉和我一直都很想念你,亲爱的。我可没想到你还能走路,你可真是不可思议呀亲爱的。不过伤痛好得这么快可是容易让人遗忘的,你甚至还没体验到痛苦的美妙不是吗?那只蝙蝠也没有对吗?这可真让人扫兴。”

疯子将枪指向女孩,女孩后退一步要逃,却被小丑的爪牙扯着头发狠狠按住,她尖叫起她家人的名字,布鲁斯,杰森,迪克……没错,叫吧,他们当然会来救你,小公主。我冷眼看着。

回荡在会场内的尖叫嘶喊声让回忆无法自制地冲进我的脑子,当我试图逃离刺客联盟失败后遭受塔利亚的“教育”直到意识模糊时也会这么哭喊。

但谁也没有来。

“凯拉·陶德”的声音开始沙哑,抽噎,她绝望地看着枪口,眼泪不断地涌出来。我扫了一眼台下,看不见布鲁斯他们。他们必然在暗处伺机而动。他们会赶来的,他们会的……

即使他们赶不来……

顶上的聚光灯晃得我眼睛发红发涩。

她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她也有理由去承担我会承担的厄运。

那是她自找的。

即使没有人来救她,那也是她自找的。

“求你,不要……”女孩哆哆嗦嗦地呛着哭音。

……

“停手。”

有个瞬间我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声带在发声。

“我是你要找的人。”

枪声响起之前我走出队列,直面小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