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各地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各地动态 >

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改造实验室子宫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9 14:15

20.

哥谭公报的头条是[哥谭之女在大都会遭到绑架?!],我看见了差点一口血吐出来,这个是某某新闻部的人写的标题吧,你说韦恩之女还行,听见是哥谭之女阿卡姆那群疯子不得为了报复哥谭来找我索命啊。

泰坦塔所在的跳跃城距离哥谭港只有一段海湾的距离,我从顶楼大厅的落地窗往外看就能望见城市里林立的高楼大厦。现在大都会和哥谭的警方在合力调查我的案子,新闻文章上大肆渲染一番,甚至把这起绑架案和几年前的大都会一个人口贩卖的老案子联系在一块儿,殊不知正主正和闪电小子坐在泰坦塔大厅的沙发上,对着超大屏电视玩马里奥赛车。

日子真的惬意。我要是有超能力我也要加入少年泰坦,这座塔里不仅吃喝穿住一应俱全,还有有桌游室,游戏厅,台球室……钢骨和野兽小子珍藏的游戏卡带和光碟堆满了一个房间,而柯莉和唐娜用电视剧光碟和录影带堆满了另一个。

“哇,你又赢了!”沃利叫道。

“我知道我超厉害的,不用夸了。”我非常骄傲并没有自觉地说。比分牌上我的战绩是五胜三平四十六输。

他看了看自己手表,惊呼了一声,说:“啊,我和闪电侠约了半分钟后在中心城见,可能要迟到了,我先走咯。”

我还没来得及和他说再见,眼前的人就消失在一道红金色的残影之中,留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

唐娜、维克多(钢骨)和柯莉在泰坦塔下训练,瑞雯在房间看书,泰拉和加尔(野兽小子)去上课了。

很好。

我放下游戏手柄关掉电视,乘电梯下了两层层楼,悄声进了塔里的指挥室。昨天晚上我找了好一阵子才找到的,虽然大部分原因是期间被塔里的娱乐设施给勾引住了。指挥室很宽敞,设计很有现代感,中间是一张会议圆桌。指挥台内嵌着中央电脑,和蝙蝠洞相似的设计,科技水平可能还更高。紧靠的那面墙壁由几块小屏幕拼接出的大屏幕。

我用电脑查了星球日报的公司电话——我的手机在包里之前丢了,也不记得克拉克的电话号码,这可能是我唯一能联系上他的方式了。

在我刚拨通成功后想问接待的女士能不能转接给肯特记者时,电话对面突然响起了忙音。对面挂错了?我又拨打了一遍,但这次电话直接没有信号了。电脑屏幕也成了一片漆黑。

我意识到不对劲,抬起头从电脑的反光里看到我身后站着几个人,“砰”地一下快速把电话听筒复位——虽然现在遮遮掩掩已经没有半点用处了。

“不好意思啊,凯拉,我没告诉过你这个指挥室和我机械脑子的信号是连通的。”维克多两手交叉在胸口,挑了挑半边的眉毛。

我转过身,看见唐娜和柯莉也在。

“你们给我点面子,怎么说我也是成功偷溜进过蝙蝠洞的人了。”我有些垂头丧气。

维克多讶异地问:“你进过蝙蝠洞?”

“哦,她是蝙蝠侠的助手,未来会当罗宾的,她当然进过蝙蝠洞。”柯莉告诉钢骨,钢骨还一副是这样啊的恍然大悟的模样。

不知道柯莉“她是罗宾”、“她要当罗宾”这个想法是从哪儿来的,根深蒂固还要给每个人传播,可能是迪克刚当了夜翼,他们都分外想念泰坦里的小短裤成员吧。

我赶紧摆摆手说:“没有的事,我只是一个友好淳朴的普通哥谭市民。排队当罗宾的人太多了,等我过了穿小短裤的年纪再十七八年也没机会的。”

“那你进蝙蝠洞一般是做什么的啊?”维克多好奇地问。显然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对蝙蝠洞充满了好奇与热情。

“偷蝙蝠侠的装备,挨蝙蝠侠批,或者用蝙蝠电脑背着他搞事。”我如实说。

唐娜说:“嗯,听起来像是罗宾会做的。”

啊?迪克好说歹说也是泰坦的元老,你们的领导者,在你们眼里就这么皮的吗?

“还有凯拉,我们昨天聊过这个——你现在是失踪了,为了你的安全你不能给任何外边的人传递信息。”唐娜回归正题。

“呃,我就是想找超人聊聊人生理想和美国梦。”

维克多说:“夜翼已经和超人联系过了,并且他的原话说,如果你想让超人参与进来,这事考虑欠妥不予批准。”

好气啊,被猜透了而且还直接不予批准,感觉到这种时候自己简直是蝙蝠家生存链底层。

“好吧,说到安全。”我叹口气,“你们没有把我的情况告诉土石女对吧?”

“没有,只是说了你寄住在这儿。”柯莉奇怪地皱皱眉,“但为什么这么问?”

“昨天她在所以我不能多说。关于我被刺客联盟追杀,还有我知道很多超级英雄的秘密身份,希望你们对她只字别提……”

我迟疑了下。先不说我要怎么解释我知道泰拉是坏人这件事。我不想和丧钟或者犹大契约扯上半点干系,要是被他们知道我是一个弱得不得了的普通人而且还知道一大群超级英雄的秘密身份,这必死flag都能插满脑门了,铁定要被反派掳走然后炮灰的。而且犹大契约里除了泰拉以外的成员都安全存活,现在夜翼不在泰坦,泰坦没有一个合适的领头人来处理这件事,我说多了可能对事件的发展会起反效果。

“我不信任她。”我说。

他们相视了一下,然后唐娜说:“泰拉是我们的一员,泰坦视队友如家人。即使她加入的时间不像其他人那样长,但你也没必要特别提防她。”

“她是一个正直可爱的好女孩,充满了同情心,也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柯莉说。

不,你才是个好女孩,那位是个心机碧池。

“多疑这点也很像罗宾。”维克多说。

我说:“我不是罗宾,如果是你们的罗宾的话他可能会对泰拉起疑,但绝对不会在泰坦执行一项保护任务时试图把她隔离在外。因为罗宾关心的是泰坦,是团队。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关心我的安危。泰拉让我感到不安,我需要时间来了解她。”

“但我们也才认识,你信任我们吗?”柯莉忧心地问。

我说:“我信任你们。”

唐娜皱起眉:“为什么?”

我想了想,说:“因为……迪克信任你们。”

维克多摸了摸下巴:“这听上去有些矛盾。我以为夜翼在放弃罗宾制服的那一晚就表示对泰拉也完全放下戒备了。”

我一时语塞。

“她的确信任我们,但她同时也在撒谎。”

我在听到人说话时才意识到她也进了指挥室,就在其他几个成员的身后,我惊得往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渡鸦整个人都被包裹在暗蓝色的披风里,宽大兜帽下的阴影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甚至很难分辨那双眼睛是否在直视自己。

“嗨,瑞雯。”我抬起一只手对她打招呼道。

她缓缓走近,站定到我面前,启唇时声音略微沙哑而深沉:“你在害怕我。”的确,即使没有任何显形的魔法能量,但渡鸦只要站那儿我就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扭曲成黑压压一片了。

我后退了一步,两只手放在前头示意她不要靠近:“好,先说清楚,读心那套别来,我的脑子也没问题,夜翼之前和我说过泰坦里有人也许能帮助我解决我被脑控的问题,我知道那是你——呃,或者是天兆之类的。但谢谢了,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

“天兆是谁?”柯莉问维克多道,对方耸着肩摇了摇头。

她幽幽地说:“你害怕我是因为……你知道很多事,你害怕我也会知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紧张地看着她,解释说,“但我不是坏人,我试图隐瞒的事也不会危害到任何人,我只是想苟着做个平凡的普通人。”

“无须担忧,我无法在不完全集中注意力以及你怀有抵触心理时读取你的记忆。我只能从你灵魂确信你不是一个恶人。而且你不平凡,你的血统生来就注定不平凡。”

我小小地舒了口气:“很好,虽然血统论不太靠谱,我只是个孤儿,但要是有机会在蝙蝠侠他们面前你也这么夸我几句那就太感谢了,他们老觉着我脑子有坑需要及时就医。”

她摘下了兜帽。这个举动应该是向我表示友善吧?近距离我观察到她的瞳色不是黑色而是一种奇异罕见的暗红色,非常深邃。

她缓缓说:“我理解你对于我的恐惧。同时你心里的确对我们几个交付信任。但昨天初见时你就对泰拉·马尔科夫也怀抱有极大的抵触与害怕心理。你的确知道一些关于她的事——不好的事。事关泰坦,你打算连这个也对我们隐瞒吗?”

我现在发觉那副血色的眼睛里饱含的不是友善,而是威逼与压迫,更甚恶魔一般的冷酷与决然。不愧是三宫恶魔之女。

——虽然这威压还是比不上蝙蝠侠不赞成的目光。

“只有直觉。让你失望了,抱歉,关于泰拉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摊了摊手,笑道,“但你猜怎么着,上次我用我的直觉发现了蝙蝠侠的真实身份。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有超能力的,等我真的发掘出来我会来试着应聘成为一个泰坦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