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疾病症状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疾病症状 >

穆罕默德·艾利安:贸易中断是一种更严重的疾病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9-10 12:40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

  世界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促使越来越多经济学家警告,即将到来的全球经济衰退仅仅是一个时间问题。8月5日,彭博新闻 称,备受关注的市场指标收益率曲线“发出了自2007年以来最为明确的美国衰退警示。”而曾在2008~09年间密切参与危机管理工作的前美国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不久前则发推文称,“我们很有可能处于自2009年来最危险的金融时刻。”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化解贸易关系紧张是避免全球重大经济和金融动荡的最佳方式之一。尽管上述是必要条件,但仅有这一条件还远远不够。

穆罕默德·艾利安:贸易中断是一种更严重的疾病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关注大国贸易关系的恶化完全可以理解。归根结底,日益恶化的贸易争端扩大了贸易战的风险,再加上货币战,将导致整个全球经济出现“以邻为壑”(也就是双输)的结果。随着增长前景不断恶化,债务和杠杆问题将在某些国家脱颖而出,并为已经颇具破坏性的系列经济因素再次加上金融动荡的恶果。随着大国关系现在超越经济范畴从而涵盖国家安全和国内政治事务,解决贸易问题的最佳可能状况仅仅是达成系列停火;紧张局势升级则是更为可能的结果。

  但从过去10年的大背景看,贸易局势紧张其实不是世界潜在经济和金融顽疾的原因而仅仅是症状。事实上,过度关注贸易风险正在分散决策者的注意力,让他们忽视在真正稳定的金融环境中实现更快、更包容性增长的其他举措。

  决策者还必须与央行不断增长的政治压力、(收入、财富和机会)三重不平等所引发的反抗、愤怒政治、反建制运动发展、对政府和专家意见的信任丧失、地区经济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金融动荡风险增加、对长期金融保护产品的威胁以及普遍的经济不安全感相对抗。

  正如我在全球唯一主导力量一书中所说的那样,所有近期发展——当然还包括不断恶化的贸易紧张局势——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两大基本和长期特征是直接相关的。

  首先,是在一段漫长的时期内经济增长不仅速度过慢,而且包容性也十分缺乏。因此,越来越多的群体感觉自己被边缘化、被孤立,并因此产生愤怒——从而导致出乎预料的选举结果、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运动兴起以及在少数情况下,出现社会动荡。

  后危机时代第2项特点是并未采取更加平衡的组合政策尝试缓解(主要是结构性,但同时也是周期性)障碍,实现速度更快、也更具包容性的增长,反而长期过度依赖央行流动性虽能暂时缓解痛苦但却扭曲的治疗。货币政策在促进可持续发展方面并不十分有效,但却显著提升了资产价格。这进一步引发了民众的抱怨,认为现有制度偏向既有的富裕和特权阶层,而不是为大多数人服务——更不用说为相对弱势群体提供帮助。

  如果上述两大特征持续存在,全球经济将很快就会在未来道路上导致令人不安的二元结果。在这样一个“丁字路口”,目前越来越不可持续的道路或者将被衰退、金融动荡、政治和社会紧张局势加剧等更糟糕的结果所取代,或者,从更乐观的角度看,随着执政制度最终对民众压力做出回应,从而重拾包容性增长和真正金融稳定的结果。

  此外,通往这个丁字路口瓶颈的道路本身不确定性也越来越高。尤其是,长期使用非常规货币政策所带来的成本和风险随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加剧。其中包括对央行操作自主权的攻击、资产价格与潜在经济和企业基本面过度脱钩以及对最终用户(尤其是非银行业最终用户)流动性的全面过度推销。今天,一旦发生政策失误或市场事故,均有可能导致这一过程突然加速,难度也突然加大。

  为避免全球经济和金融系统产生不好的结果,大国们需要在更全面的政策契约背景下解决分歧,而且需要邀请其他主要经济体参与。振兴自由、但更公平贸易的努力应当首先解决各方面在过度补贴和其他公平贸易和投资行为方面确实存在的不满。而这反过来又应当成为消除实际和潜在增长限制的全面多边努力的基础。

  上述举措将包括欧美基础设施修复和现代化,欧洲采用更加均衡的财政政策以及更为强劲的地区经济构架、世界各国建立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网,以及有针对性的放松管制。

  通过采取上述类型的全球统一行动,将更有利于世界经济在即将到来的丁字路口顺利导航。如果不采取行动,关于经济和金融动荡和不安全的现有抱怨可能在未来产生的恶果面前相形见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