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健康专题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专题 >

粗长黑红满了好大h 成为老板的家奴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8 13:52

“加藤枫,好久不见了。”手上黑色的枪管还顶着枫的太阳穴的身影缓步从阴影处走了出来,露在清晨的日光之中。那人一头半长的黑色短发,五官深刻而立体。尤其是那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瞳,给他整个人增加了一分冷硬。

可是,虽然面上的冷峻表情让那人的面容显得成熟了很多,但是还是掩盖不住一个事实——那是一个少年,一个仅仅看上去比他们年长几岁的少年。

流夏暗想着,这大概是她看到过颜色最为黑沉的眼眸了。

实属难得。

枫却依旧是冷静自持的模样,似乎顶在她太阳穴上的不过是把玩具枪一样淡定。她勾起唇角,嘴角泛起的笑容冰冷而邪佞——这是流夏所不了解的,属于加藤枫的另一面。

“好久不见了——加藤让。”

枫中性的嗓音在空荡荡的大仓库中轻轻带着几分回响,一字一顿地吐露出少年的名字,让缓缓靠着身后的墙站了起来的两名“人质”面面相觑。

加藤……

枫和那个加藤让的关系是?

他们的疑虑并没有能够持续多久,因为少年接下来的话语立刻打消了他们的疑虑,却让他们陷入了更深的茫然,“呵,原来你还记得我是谁呐——我亲爱的‘弟弟’,或者说——妹妹。”

枫似乎丝毫没有被少年的话语影响,依旧是让人看不出喜怒的表情,“哦?妹妹?我倒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哥哥。”枫坦然接受了自己被认出了女儿身的事实,但是对于“妹妹”这个称呼,却用那带着浓重嘲讽的口气质疑着。

旁听着的流夏和赤司却是一致皱了皱眉。枫这是在激怒那个少年。

这——算得上是明智的行为吗——在生命还掌握在那人手里的扳指上的时候。

被称作是加藤让的少年冷笑了一声,“呵,不承认没有关系,毕竟,你才是老爷子认定的‘继承人’。我不过是老爷子在外所留下的风流债罢了,不是么?”

少年的坦然让枫敛了眉目,也彻底冷下了神色,“加藤让,如果你真的认清楚了自己的身份的话,就绝不会在还在觊觎不应该属于你的东西。”

“不应该属于我,哈哈哈哈……”少年忽然仰天长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一般,眼角甚至沾上了几滴笑出的眼泪。“可笑,可笑!”

他忽而低下了头,面容忽然变得如寒霜一般,却又带上了几分狰狞,“不属于我?!难道属于你吗?是,你是那老头子的正妻所生,而我,不过是一个私生子!可是是我母亲先爱上的那个老头子!我原本以为,你是他的嫡子,虽然不满,但是他把位子传给你也算是能够安了家族里那帮老头子的心,可是——你却是个女人!按长幼,我长你三岁,名正言顺;按血统,我们都是老头子生的;按性别……哼,一个都没有张开的黄毛丫头有什么资格和我争家主的位置!”

少年冷笑着,黑沉的双眸中集聚了一团团的怒火,几乎要从双眼中跳跃出来。

那是浓浓的憎恨,压抑了十几年的憎恨。

当他在洛杉矶鱼龙混杂的街头几乎沦落到乞讨为生的时候,她在享受着老头子留给她的锦衣玉食的生活。

当他辗转拼搏,逐渐建立起自己的势力的时候,她在轻松地接下老头子的担子,名正言顺地掌管了偌大一个黑手党家族,不付出一丝一毫的代价。

这样的不公。

明明,应当被称作是第三者存在的,是她的母亲!凭什么轮到这样不公的代价,甚至连一个身份的承认都得不到的却是他和尸骨已冷的母亲!

枫没有回话。尽管她对于加藤让意欲拿流夏作为筹码来要挟她的手段算不上认同,但是对于他的话,她却是无法反驳。

可是无论如何,那些都是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他们这些小辈难以置评。

加藤让用枪抵着枫,一步步向墙角的赤司和流夏靠近。

流夏脑子里纷纷乱乱的,想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却依旧沉不下心。

她早该知道的,就算在她的面前,枫一向只是扮演着一个好友的角色,她也不该忽略了,枫是真正在血雨腥风中长大的人。

而她,所了解的,不过是四年前的时候,枫看望她的次数减少了,每次见她的时候身上也或多或少带着些伤痕。明明只是11岁的稚龄,眉宇之间却带着胜过许多成年人的沧桑。

知道后来,她才从枫的轻描淡写中了解到她接任了家主之位的事实。枫说得轻松,她也没有深究。果然她还是过于天真了。一个黑手党家族的换任,岂能是安安稳稳地换个boss这么简单的事情。

那是她不曾触及过的,血雨腥风。

而她,知道现在才真正地认知到这个可悲的现实。

如果说流夏是什么时候真正回过神来,大概要数枫被逼得贴在了他们两人身旁的墙角之后,没过多久,流夏就感受到手腕上传来的一丝冰凉。她不动声色朝着身畔的赤司投过去一言,眼角扫到赤司手中小小的刀片。

恍然。

枫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被迫。

她选择了激怒加藤让,退到他们这个角落,然后将刀片掉落在赤司被绑缚的两手手心。可是——

赤司在这个时候,给了她安定下心神的一眼,点了点头。

流夏努力压抑住自己有些紊乱的心跳,深呼吸了一下。在那瞬间,她清晰地感受到了手腕上“啪”的一下绳索断裂的感觉。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

而加藤让和枫之间的对话也已经进行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呵,可惜了。你还是不够格。一个小女生而已,凭你现在会因为这个女孩子,紫原流夏,而进入现在这种被动的局面,就足以看出你绝不够格成为一个成功的领袖,不是么?”说这句话的时候,加藤让的目光随之转到了流夏的身上,流夏则是凭着多年的默契朝着枫看去。

果不其然,枫在加藤让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轻轻点了下头,动作轻微到几乎让人完全看不出来。

而流夏,则是清楚地感觉到赤司与此同时微不可查地捏了下她的指尖。

已然是一触即发的局面。

事情在下一秒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在加藤让转回头的时候,枫狠戾地朝着赤司毙了一个决绝的眼神,随即一个手肘迅猛地送向了加藤让的腹部。

在加藤让松动的瞬间,赤司迅速起身,拉着流夏向着整个仓库唯一的出口奔去。

因为中度贫血加上长期地蹲坐,瞬间的起身让流夏眼前的世界瞬间漆黑。她凭着感觉拉紧了赤司的手,跟着赤司的脚步向外面跑着。

身后枪声响起,流夏下意识地脚步一顿,却仍旧被赤司拉着向前跑。

“不要回头。相信她。”这是赤司头也不转丢下的话。

流夏紧紧地咬住下唇,狠下心来跟着赤司跑。

因为她知道,这个机会是枫为他们争取来的。

那个刀片,留给了他们两个来割断手中的绳索——否则,凭枫的实力,足以用那个刀片自保。

这是一比二换来的生命。

眼前的黑暗大约持续了五六秒钟,流夏渐渐可以感受到他们两人已经沐浴在了阳光之下,也依稀能够看到一些人影。同时无法忽略的,自然是鼻尖萦绕着的血腥味。

赤司毫不迟疑地带着流夏从仓库的角落绕开,向山上奔跑。

流夏的目光渐渐恢复了清明,自然也认出了这是条上山的道路。

耳畔隐隐传来直升机的声音。

诚然,如果想要逃生,突破山脚的方位显然不明智,直奔距离相对较近的山顶等待直升机的救援才是合理的举动。

跑了没有多久,流夏就捂住了心脏,停下了脚步。

她有心脏病,严重的心脏病。

她仍旧能够听到后方传来的嘈杂声音,以及后面跟着的人的脚步声。

赤司凌然地朝着她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地拉着她继续跑,可是流夏的脚步却忍不住慢了下来,甚至双眸之中都已经充盈了泪水。直到流夏一手握着赤司,一手扶着路边的树干,粗喘着再度停下脚步,“阿,阿征……我,不行了……跑不动了……我的心脏……好疼……”

而赤司,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心疼,反而是冷下了脸,“不,你可以。”

流夏心头泛上了一阵委屈,泪水终于在这种心理生理双重压力下流落下来。她不明白,平日里对她都是百般纵容的阿征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严厉。

身后的脚步声似乎已经越来越近,而流夏的耳畔只余下赤司严厉的话语。

“夏,克服你的PTSD。我在这里。你的心脏病已经好了,你已经和正常人一样了!没有什么好怕的,和我一起跑。”

流夏狠狠一震,抬头,婆娑的泪眼对上了少年坚定的异色双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