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健康专题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专题 >

chinese欧美大肥婆 乖,宝贝,张开嘴吞下去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9 14:15

时间总是像指尖沙一般,流逝的那么快,抓也抓不住。一切的人和事也总是在时间的流逝中变得面目全非。今天我路过了大江山,啊?你们不知道这是哪里啊,怎么会?才过了三百年而已,你们就已经忘却了大江山曾经是威震一方的鬼王——酒吞童子的驻地了吗?

啊,人类真是善忘啊,妖怪们也是。什么,你们问我是谁?怎么能够活那么久?呵,真是的,这还用说嘛,你们来听我的故事,却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啊,最爱搜集故事还有讲故事了。我可以为了找到好的故事四处奔波,也可以为了讲好一个故事对着镜子反复练习。后来,大家都喜欢听我讲故事,因为我的故事总是新奇又好听。你们不要看我现在是一个妖怪,之前,我也是一个人类喔。但是对故事的热爱让我变成了这样呢。

啊,说多了,今天的故事的主人公可不是我呢。你要是想知道我的故事,我们可以下一次讲。但是接下来,我要讲一个关于鬼王和他的鬼将的故事。故事有点长,但你们可要好好听喔~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刚刚我说的大江山上的鬼王大人,还有他最忠诚的鬼将。故事中或许会出现你们熟悉的人,不要惊讶,不要怀疑,事情就是那样的……

三百年前的京风雅又糜烂,黑暗的人心给予了妖魔生长强大的养料。而这些妖魔的出现也让阴阳师们有了发挥自己作用的舞台,他们会画符,会占星,能够连接阴阳两界。而这其中,安倍晴明可以说是最强的存在。

安倍晴明的英雄事迹我就不说了,毕竟这与我要讲的故事没有什么大的联系。什么,你们问我有没有见过他?哈,当然见过了,还不止一次。安倍晴明那家伙就是一只银毛狐狸,表面上温文尔雅,背地里黑的要死。啊,这个“黑”其实也有脸黑的意思。什么?你不懂“脸黑”是什么意思?唉,真是见识少啊。

我就好心告诉你吧,“脸黑”的意思就是运气极差。偷偷告诉你们喔,安倍晴明那家伙别看他后来随便一出手就是故获鸟啊妖刀姬啊大天狗啊什么的,其实一开始他只能召唤出灯笼鬼罢了~他院子的照明都是他召唤出来的灯笼鬼做的呢。

不过,安倍晴明黑归黑,但真的是长的俊俏风流。嗯,以我见多了美人的眼光来看,安倍晴明还算是上等的。这个很重要,因为可能就是这张脸,吸引了故事里的一个重要女性角色——鬼女红叶的注意力。

红叶在她最虚弱的时候被晴明英雄救美,从此一颗芳心全部系在晴明身上。为了晴明,她可以吃下她厌恶的人肉来保持她的美貌,只求晴明能够开心,能够爱上她。

恋爱中的女人总是美的,更不要说是红叶这样的绝世美人了。她炽热的爱像晚秋的枫叶,红的热烈,红的张扬,红的,夺人心魄……这样的夺人心魄的她,被鬼王看到了。而之后的故事,也由此展开……

鬼王酒吞童子,据说他的前身是寺庙中的神子。你问我为什么要用“据说”?啊,这个只要知道他之后干的事情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会不确定了。他干了什么呢?在因为被人诬陷排挤而堕入鬼道之后,他最喜饮酒,也喜欢化作英俊小生的模样去勾引处女,然后吃掉她们的胸脯……啊,犯了酒色戒呢,你们说,他哪里像神子啦。

虽说如此,酒吞童子是真的很强,尤其是再遇到他最忠诚的鬼将之后,他或者说他们,打下了一片江山。而酒吞童子“鬼王”的称号也被一众妖魔鬼怪所承认,认为其实至名归。

可以说,酒吞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巅峰。此刻他的想法就是要喝最烈的酒,抱最美的女人。最烈的酒,他已经酿好。最美的女人,在见到红叶的那一刻,他知道他已经找到了。从此酒吞爱上了在枫树林里边看红叶跳舞边喝酒。一段时间后,他向红叶示爱,红叶理所当然的拒绝了他。

酒吞不懂,他觉得他们相处的很好,为什么红叶会拒绝他?“你不爱我。”红叶第一次拒绝酒吞的时候这么说。

不爱?开什么玩笑!若是不爱,他酒吞又怎么会开口言爱?酒吞觉得是红叶不够了解自己对她的爱,所以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去陪伴红叶,送红叶精美的发饰,默默的给她补充妖力。酒吞用自己的行动表示,他,酒吞童子,爱着鬼女红叶。

红叶并不是没有心,她懂得爱,虽然她的爱因为太过执着而变得扭曲,但谁也不能否认那炽热的温度。所以,她又一次的拒绝了酒吞。“对不起,酒吞大人,妾身爱的是安倍晴明大人。”她清清楚楚的告诉酒吞她爱的人是谁,没有任何迟疑,她坚定的拒绝了酒吞。

安倍晴明?一个人类的阴阳师罢了,哪里能和自己相比。酒吞是自信的,他相信有着更多优势的自己总能捕获红叶的心。于是,大江山的鬼王在枫叶林中长居了。

红叶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如何不知酒吞的想法,她没有立刻去否认什么,只是好好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努力让自己变得更漂亮,等待着她的晴明大人的到来。除此以外,她所做的不过是在酒吞向她一次次示爱的时候,一次次决绝的拒绝罢了。

到最后,情况就演变成了酒吞终日于枫林中醉酒,红叶对酒吞避而不见了。而这个情况,也被酒吞的鬼将,茨木童子知道了。

茨木童子啊,呵呵,可能你们已经不知道这个名字了,但不知道“罗生门之鬼”这个称呼你们还记不记得。红颜夺人心,白骨掩千金。罗生门下有艳鬼,富有的男子要当心喔不要被诱惑了,可能下一秒你就人财两失,性命不保了呢。

你问我为什么茨木童子会化作女子,这般行事?呵,还能为什么,为了给他最爱的鬼王建造巨大的宫殿啊。可惜,他的努力永远不被那个人放在心上。

好了,我们接着往下说。茨木化作女子抢夺钱财,或许是因为他实在是一个美人,竟从没有失手过。但他的好运也没有一直延续下去,有一天晚上,他失败了……

这天晚上,源赖光座下的武士渡边纲和友人们饮酒而归,喝醉了的渡边纲和友人们打赌,“你们说,我走完朱雀大道会不会有鬼怪出现?”“哈哈,我猜是没有的,渡边大人如此厉害,想必鬼怪也会畏惧您的威名啊。”“是啊是啊。”……

渡边听着所以的友人们或明或暗的吹捧,笑了。这就是京中的人啊,真是,一如既往的……

“大人……”

轻柔的女声仿佛是阳光一般将渡边纲从黑暗的思绪中带了出来,让渡边纲不禁对这声音的主人有了几分好奇。他凝神看向了声音的主人,美,真的是美。一时间甚至让渡边想不起其他的形容词,只能用最原始直接的“美”字来形容。

色泽纯正的柔顺长发宛如最上等的黑色丝绸一般从肩头自然垂下,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就那样无辜的看着你,而那花朵一般柔嫩的唇瓣微启,就那样小声的喊着“大人……”。

渡边纲就那样看着那位丽人娉娉婷婷的站在那,他周围的友人都失了神一般的望着她,有的甚至是已经丑态毕露。渡边纲为有这样的友人而感到羞耻,他低头掩饰般的轻咳一声,却也错过了黑发丽人那带着不屑与厌恶的眼神。

茨木今天本来是很开心的,化的女形也很漂亮,因为对面那群人一看就知道很有钱,而且很蠢。但其中有些男人在见到他之后的那种神色实在是让鬼不愉快。嗯,决定了,待会儿不吃他们了,还是留给其他的小妖怪吧,真是太伤眼了。

渡边抬头时正好看到了茨木带着点嫌弃的小表情,不会让人觉得失礼,只会让人觉得她更加可爱了。这么想着的渡边走到了茨木面前,“这位姬君,有什么可以让在下效劳的吗?”是的,姬君。茨木那身华丽的十二单和通身的气势,又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一个平民。

“我,我家刚搬入京中,定居于五条府邸。但我因意外与家中仆妇走散,故不识回家之路了。”美丽的姬君说话时纤细的手指似有些紧张一般的攥紧了自己的袖摆,说道与仆人走散时还不敢看他的眼睛。渡边想到刚刚露出那种可爱的小表情的姬君,就知道她与一般的柔弱姬君不同。相必是刚来京中,好奇贪玩才会与仆人走散的吧。

若是按常理来看,这样的姬君有些不入流,但对于渡边纲来说,却是觉得她与众不同,真实可爱。在知道她居住在五条府邸后,渡边纲自告奋勇想送这个让他心动的姬君回家,顺便……

姬君欣然同意了。搀扶着美丽的姬君走在朱雀大道上的渡边纲试着和她搭话,他的友人们与之距离稍远,不敢打扰他们。“姬君,以前是住在哪里?”美丽的姬君素手轻抬,遮住了小巧的下巴,墨色的眼中有金色的流光闪过。

“我啊,以前是是住在城外的山上。”“山上?”渡边纲有些不信,这样的姬君怎么可能会住在山上。“是啊,那里很漂亮呢,我和我最好的友人一起住在那儿。”“哦?那是什么山?”“那是,大江山啊!”说完最后一个词,原本遮住下半张脸的右手化作红色的鬼爪向渡边纲的头伸去,听到鬼爪的破空之声,渡边纲下意识的抽出了身边的髭切用力一斩。滚烫的血液霎时间溅射到渡边纲的脸上。

“啊!!!”随着痛苦的嘶吼声响起,渡边纲的眼前被一片雪白所填满。那是,鬼怪原本的发色。不同于化形时柔顺笔直的黑发,鬼怪原本的长发蓬松且雪白,像富士山顶永不融化的积雪一样,纯洁,漂亮。忍受着被斩断手臂的强烈痛处,鬼怪的嘴角被尖尖的犬齿咬破,仿佛一朵血樱盛开在了嘴角一般。

有着鎏金瞳孔的鬼怪长的意外的精致,比起之前的女相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渡边不知是吓坏了还是被他的长相所震慑住了,就这样顿在了那。“你是,妖魔?”

“啊!可恶的人类,记住我茨木童子的名字,那将是送你入地狱的存在!”说完茨木童子就离开了,甚至没有来得及去捡回他失去的手。

至于那渡边纲刚刚为什么没有再来上一两刀反而是看着他顿住了,茨木单纯的认为是被自己的本相给震慑住了。因为他的挚友告诉他他的本相很凶恶,平时也让他不要多笑,怕吓坏了大江山上的小妖怪。

“啊,这下该怎么回去跟挚友交代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