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健康专题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专题 >

顾景庭林亦可免费阅读小说 啊哈好累快停下唔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9 14:15

平安京的朱雀大道上,一队明显是阴阳师的人物正在和一只兔子妖怪亲切友好的交谈着,领头的银发阴阳师还宠溺的摸了摸兔子妖怪的头。旁边一位身材很好的黑脸武士则是一脸隐忍,手中的弓箭蠢蠢欲动。

以上就是年幼而胆大的二郎偷看到的画面,不知为何最近母亲强力的约束着自己不让自己在夜晚出门,二郎是个好孩子所以答应了他的母亲。但是六七岁的男孩子嘛,总是会有些无知而胆大,于是偷溜出家门便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索性二郎还是有些懂事的,因此并没有跑得离家很远。夜晚的朱雀大道十分安静,并没有什么吓人的声音。二郎越走便越觉得是母亲太过大惊小怪了,但是当他越往南走的时候,隐隐约约的谈话声传来。

‘难道,是妖怪的集会?’

这样想着的二郎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最终,好奇心占据了上风。他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巷口,躲在了黑暗中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清澈的月光下,二郎一下子便被领头的那个头戴乌帽的银发男子所吸引了。看了一眼男子身上穿的衣物,是上一次那些到他家里祈福的人穿的衣物。那些人似乎被母亲称作“阴阳师”吧,原来阴阳师也是有白头发的啊。真是奇怪的发色啊……

没等二郎吐槽多久,那个银发的阴阳师就把手放到了他身前的兔子妖怪头上。不要问二郎为什么知道那是妖怪,废话,你看到哪个正常人头上会长着兔子耳朵吗?而且还坐在一看就不是正常青蛙的生物的背上。

“啊唔——”

被兔子妖怪身下那个像是青蛙的奇怪生物吓了一跳的二郎忍不住惊呼出声,但是下一秒二郎就用双手捂住了嘴,将那惊呼声给捂住了。

街道上的人和妖怪似乎并没有听到那隐约的声音还在继续交谈着,他们的声音不大,二郎只能隐约听到他们在说什么“救了我……朋友”。但是就是这么一点对话却让二郎对银发的阴阳师感觉不好了。

会和妖怪做朋友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你看那阴阳师身边的武士先生就对妖怪没有好脸色,而且似乎想要除掉那个妖怪的样子。这才是正常人面对妖怪的反应嘛,那个阴阳师,肯定不是什么好阴阳师。

或许是二郎的视线太炽热了,原本在和兔子妖怪交谈的阴阳师将头转向了二郎的位置。

“!”

原本安静的小巷里传来了“蹬蹬蹬”的奔跑声,不一会儿,奔跑声就消失了。

“晴明?”

晴明伸手拦住了想要追上去的博雅,笑着摇了摇头。面对博雅不解的询问,晴明不在意的一笑“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说完,晴明就又开始进行套话这一需要技术的工作。

被拦住了的博雅并没有强行追上去,只是转过身守在了晴明的身边听着晴明和山兔的对话。算了,反正听晴明的总没错。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

离去的二郎并不知道他认为正常的武士先生原本是想要来抓住他的,他此时的眼中脑海中就只有自己刚刚看到的那双眼睛。

像极了狐狸眼睛的双眼中冰蓝色的眼眸在月光下更加剔透、更加冰冷。但偏偏上挑的眼尾处一抹红色弥漫了开来,柔化了蓝眸的冰冷,增添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

此时年幼的二郎并不懂得那种风情是什么,只是在他长大后像他的父辈那样遍历美色之后他才明白幼时的自己错过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绝世美人。此时的二郎只是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果然是对的,那个银发阴阳师果然不是正常人。

“那个人,其实是狐狸变的吧……”

“二郎!你刚刚跑哪里去了?担心死母亲了,要知道最近京中的晚上有妖怪出没啊。二郎你说什么狐狸,难道你遇见……”

“什么都没有啦,母亲。我是说我明天突然想去稻和神社,我记得那里的雕像似乎都是狐狸。”

被母亲抱在怀中的二郎否定了母亲的猜测转移了话题,今天遇见的事情,突然不想跟母亲说了呢。狐狸变成的阴阳师啊,或许,他真的是一只来自稻和神社的狐狸?

而朱雀大道上,正在跟山兔说话的晴明突然顿了顿,就这么短短的一愣神,站在他身边的博雅就担心的看了过去。宽大的袖摆下,晴明纤长的手指与博雅微带粗茧的手指相互缠绕。他不知道,刚刚跑掉的那个孩子已经把他当做从稻和神社跑出来的小狐狸了。

晴明看着月光下博雅白皙英俊的面容,有些好奇的询问山兔为什么会叫博雅“黑脸大叔”。同样的,那个“小银”的称呼他也很感兴趣。

坐在山蛙背上的山兔在晴明话音刚落后突然觉得周围一阵冷风吹过,紧了紧身上穿的那件小和服的衣领,山兔糯糯的说道:“其实我知道大叔叫博雅啊,因为小银就是一直这么叫他的。但是那个时候他一直黑着脸,看上去好吓人啊,所以就叫他黑脸大叔喽~至于小银,当然是因为你的头发是银色的啊~”

听完山兔的解释,晴明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果然跟心思简单的小妖怪相处不能想太多吗。在那之后山兔又说了很多七年前他们相处时候的事情,意料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的,晴明肯定了山兔口中的人是自己。至于山兔口中的博雅,也是拥有前世记忆的博雅。

原来他和博雅,早在七年前就已经相遇了。

“啊对了,那个时候山兔我还问你们为什么要来大江山。当时小银说你是来找大当家的,可是后来却有事离开了。明明说好过几天会再来的,但是在那之后山兔就一直没见到小银和黑脸大叔了。”

又一次听到了那两个山兔特有的称呼,晴明有些无奈的感受着身边的博雅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为了不让可爱的小兔子真的成了兔肉火锅,晴明严肃的跟山兔说,“山兔,你还是叫我晴明好了,当然也这么叫博雅。这样我比较习惯,不然我会不知道你在叫谁的。”

一开始山兔有些不情愿,小嘴嘟的可以横放一根胡萝卜了。但最后在晴明的温柔劝说和博雅的弓箭威胁下,山兔还是不情不愿的改了称呼。

终于不用听到那个让自己会怀疑人生的昵称了的晴明对于山兔最后说的话有些好奇,大当家?莫非……

“大当家就是酒吞童子大人啊~我们大江山的妖怪们都把酒吞大人叫大当家,茨木大人叫二当家。啊,茨木大人你们刚刚已经见过啦,是不是很厉害~”

接收到晴明疑问的山兔一边啃着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胡萝卜,一边回答晴明的问题。此时的他们已经走在了回庭院的路上,因为晴明邀请山兔一起去自己这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家坐坐。

山兔本来是拒绝的,因为她还急着回去找自己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了的好朋友孟婆。晴明知道后笑了笑,告诉山兔自己可以教她怎么让孟婆不再生气。而山兔想想以前博雅生气的时候晴明只是笑了笑、说了几句话就让博雅不生气了,立刻就相信晴明了。晴明这么厉害,他教自己的方法一定有用。

本来山兔就是一个喜欢热闹的善良小妖怪,在被晴明再三挽留后山兔就和他一起回了庭院。

回去的路上小白窜到了山兔的旁边努力的和山兔搭话,他对于山兔口中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十分好奇,想要打听一些消息。

虽然已经大致认定自家的酒吞和茨木是假的了,但是或许可能也许是山兔弄错了呢?虽然小白也知道这绝不可能,小弟怎么可能认错自家老大呢?

‘唉,为了那两个不省心的家伙我也是操碎了心了……嘛,谁让我是这个家里的大管家呢~’

感觉自己背负着重大责任的小白英勇就义一般靠近了山兔,此时的山兔已经在山蛙的背上昏昏欲睡了。没办法,这个速度太催眠了。

晴明和博雅两个人走在前面手牵着手自成空间,七年前与两人相处的教训告诉山兔此时决不能上前,不然会被黑脸博雅用箭射成刺猬。山兔并没有想改变种族的想法,所以她只能乖乖的坐在山蛙背上龟速前进。

就在山兔真的要睡过去了的时候,小白的声音将山兔从蝴蝶精那里带了回来。摇着两条尾巴的小白睁着大大的眼睛注视着山兔,突然间,山兔有些好奇坐在小白的背上是什么感觉。

小白那是什么妖啊,一下子就看穿了小兔子的想法,然后将小兔子放到了自己的背上。山兔虽然不大,但是小白也不像山蛙那样巨大,所以背着山兔的小白还是有些吃力的。山兔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感受了一下毛皮垫子是什么感觉之后就又回到了山蛙的背上。

有过这一背的交情在,山兔对小白接下来的提问那可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那个,山兔,你们大当家……就是那个酒吞童子……大人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啊?”

“欸!?原来你不知道啊,我还以为大家都知道了呢。当然是红色的啊~二当家总说大当家的红发好看,但山兔明明觉得二当家的白头发好看。”

山兔回答的轻巧,但是小白却陷入了一片灰暗之中。完了,自家号称是酒吞童子的那位可是白毛啊,自己的小毛团虽然之前是一头白毛但现在却是一头红毛啊。果然,是变形的法术到时间了吗……

说起来,冒充大妖怪会有什么后果来着。上一个冒充鼎鼎有名的大天狗的小妖怪似乎被扒光了羽毛做成白斩鸟了吧……嘤~,自家小毛团可怎么办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