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饮食健康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饮食健康 >

不念过往不等时光 重生空间之绝色知青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8 13:52

30.

我觉得我活了二十多年都没有哪天像现在这么亢奋过。我努力试图让自己成熟些,毕竟我不是真的三岁小孩,但还是忍不住每十几分钟就要当一次好奇宝宝。塔利亚虽然言语苛刻冷漠,眼神也凶得像要杀人,但大多她都会认真回答我。她的眼神让我联想到布鲁斯不赞成的目光,我甚至有些怀念而且喜欢她起来。

——直到塔利亚提着我的后领口把我扔出了直升机。

伴随着一声惊叫,我脸朝地整个人砸进雪地里。

“本营在山下,自己走回来。”

塔利亚留下这么一句喊话就离开了。

我两手撑着冰冷坚硬的冻地支起上半身,甩了甩头把满脸满头的雪块就哗啦啦地落下来。我一时间有些没办法接受刚刚自己从十几米高的地方就这么坠落下来还毫发无伤——啊但有点疼。等我回过神时直升机已经朝一个方向飞走了好远。

我有些慌张地快速爬起来。旁边不远处就是一个悬崖,我踩着硬实的雪地一脚深一脚浅地奔跑过去,站在峭壁边缘外望过去,登时惊愣到说不出半个字。

这是一座巍峨纯白的巨大雪山,阳光直射过云层,一望无际的漫山雪色几乎晃眼得让人眩晕。一种雪山独有的肃穆与威严扑面而来,人心会如同朝圣般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脆弱。

我搓了搓手,对手心哈了口雾气。这儿有些冷,但不是不能忍受。我不知道是因为我新有的超能力还是这件刺客制服的功劳。比起寒冷,面对陌生的恶劣环境的无助和迷茫更让我害怕。

好吧。我在心里给自己加油鼓劲。有什么好怕的呢,我可是个完美继承了各种各样可怕厄运的三岁小孩。区区爬雪山而已,我不能这么没骨气,应该好好让刺客联盟的人看看我们哥谭人是怎样炼成的。

我小心翼翼地伏下身,两手攀着边缘向壁崖外张望这段的高度——目测也就刚刚我从直升机上坠落下来的高度。

脑子里有个小魔鬼举着叉子开始奸笑:嘿,我们都有超能力了,说不定我们能飞呢,我们应该试试!

“不,你每次教唆我做的事都没有好后果。比如杰森夜巡后睡得死沉时在他脸上画画,试图和塔利亚聊布鲁斯的八卦,还有偷吃阿福的小甜饼到撑得吃不下晚餐。”我自言自语,然后叹了口气,小声呜咽道,“我为什么要说小甜饼,我又开始想回家了。”

我的心思一下子飘到好远,边念叨边站起身时不慎间脚底一滑坠下陡崖。我慌张地拽住边缘,却因为雪块实在太滑太软,一抓都碎得七零八落地砸在我的身上脸上。虽然扒拉着峭壁但我几乎是垂直掉下去的。

我听见我脑子里的小魔鬼在愉快地尖叫大笑,直到我“安全落地”,它还吐了吐舌头:我告诉过你啦,不会有事的。

“去你妈的。”

我吐了一口的雪水,以比此前更为狼狈的姿态爬起身。

这时我注意到崖底有一个洞穴,离我坠落的地方只有几米远。我怔怔地愣了几秒,然后我快步冲向那边。

说是洞穴并不确切,很浅很小,至多像是为了躲避风雪人为临时挖出来的一个雪窟窿。而其中蜷缩成团的一个小孩子。如果我不是掉下来根本不会在意到。

一层薄薄的雪花铺在他黑色的头发和风雪服上,他看上去脸色苍白,呼吸缓慢,在我跑近到他旁边并试着呼喊后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发现他的一条小腿上绑着简易的夹板,应该也是临时自制的。

男孩的御寒装备很齐全,看起来是有备而来,但他出现在这儿也绝对不正常。没有人会带这么小的孩子上雪山,他看起来比提姆还要小。我敢保证他现在背靠着的那个大登山包可以把他整个人装进去。

“嘿,你还好吗?快醒醒!”

我跪下在他的身边摇他的肩膀,开始揉弄他的脸颊,他毫无反应,我心下一慌没多想抬手给了他一巴掌。男孩的头歪向一边,然后我听到一丝□□,男孩紧闭的双眼似乎睁开了些,但只是茫然地望向我。

“哇哦,我还以为你死了。说真的这儿会出现一个小孩子让我觉有点恐怖,在我确认你是灵异事件里会出现的恶魔小孩前……好吧,你看起来又要昏过去了,我们最好换个地方再聊天。”

我把他背起来,这个姿势确保不会碰到他的腿伤。然后我开始往山下走。

男孩年纪比我开始猜的可能更小些,也很轻。我有些着急,但下山的步伐又不敢过快,背上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孩子让我真的没有胆量再滑倒一次了。男孩的头枕在我的肩窝,吐息平缓。我开始试着和他聊天说话,自言自语了几分钟后他的唇齿间突然吐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莉西亚?”

“谁是莉西亚?”我问道。

男孩显然还没有脱离奶声奶气的那个年龄,声音软软的,很虚弱,在我耳朵旁边比雪花飘落的感觉还要轻,听上去他的意识仍旧不太清醒。

“不,你不会是莉西亚,她已经死了……”

我说:“哇哦,没有在快死的时候叫妈妈,难怪你有胆量爬雪山啊大家伙。”

他虚弱地说:“我命令你放我下来,我需要完成我的任务。”

“‘命令’?”我笑了下,边继续走着边打趣道,“是是,我的殿下。”

“你是新来的奴隶吗?”他开始提问。哦这是件好事,即使我猜他是意识不清到陷入了某种自己是异国王子的幻想,也许我该问问他的任务是救下迪士尼的哪个公主……啊,显而易见是冰雪皇后。

“对,殿下,所以不用谢,在下随时为你效劳。”

“愚昧之人,如果你这样强制带我下山你会被处死。”

“那真是太糟糕了,到时候只能希望你替我说说情了。”

男孩似乎是冷哼了一声:“你胆敢中断我的任务,你死有余辜。”

“嘿,我不管你有什么任务,中断那个的绝对是因为你那条摔断了的腿而不是一个路过的好心人。”我无情地戳穿道。

“……住嘴。”他有些恼怒地说。

“恕难从命,殿下,我这么喋喋不休是因为怕你在这冰天雪地里睡过去。你要是撑不下去了记得提醒我一下,我会像你一样帮你挖个雪窟窿然后任夜里的大雪掩埋你。我宁愿让可怜的老国王以为你是失踪也不希望他看到你冻死的漂亮脸蛋。”

他轻轻地摇摇头:“我不会死,这只是我经历过的无数险境里最渺小的挫折。”

哇哦,他一定是笃定自己能救到艾丽莎公主了。

我说:“我不敢想了,你才多大?五岁还是六岁?我可以找你的家长谈一谈你的成长环境问题吗?啊,虽然我一个出身哥谭也没有什么资格谈论儿童的成长环境,但现在我还是觉得你爸妈绝对比我的还要糟糕。”

----

几个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了雪山下的一座中式建筑附近。建筑依附着陡峭的山崖而建,墙壁和柱子分红白两色,屋顶是青瓦。围墙极高,几座塔楼上站着驻守巡查的人。

我把男孩从背后放下他依靠着一块岩石坐下。他在我们这段艰辛旅程的半途中就完全清醒过来,但他除了冷冰冰地让我不要和他说话以外也没有再要求我放他继续去雪山上送死了。说实话有一个人陪我让我保护的感觉很棒,即使这个小男孩表现出来的傲慢、冷漠让他看起来是个讨厌鬼,但我还是喜欢他的。

“好吧,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了吗?”

“那是你的家吗?”他的眼神似有似无地望了一眼不远处刺客联盟的大本营。

我迟疑了下:“呃,应该是。”

他皱皱眉:“我为什么不能跟你进去,把伤口处理之后再走?”

“也许也行?”我不确定地摇摇头,蹲下来手拢在嘴边,用小孩子的语气小声说,“我和你说这个大房子的女主人超可怕的,虽然长得漂亮又性感,但其实又凶又坏,对小孩子也一点都不温柔。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男孩没有回话,目光越过我的肩看过去。我脑子里骤然警铃大作,缓缓转过头,看到塔利亚没有任何声息地出现在我的身后。她一手叉着腰胯,眉头轻皱,嘴角抿着一丝危险的笑意。

“你们在聊什么呢,亲爱的?”

“没,没什么。”我欲哭无泪。哇啊你和蝙蝠侠是真的搭配。

“她在教我如何对付刺客联盟又凶又坏又可怕的女主人,母亲。”

“是又漂亮又……”我愣住,转向男孩,“什么母亲?”

塔利亚没再和我说话,或者其实她最开始一句提问的对象就不是我。她看向男孩:“看来你已经认识她了。”

“我不理解。这是另外一个失败的克隆吗?她看起来比任何一个都要更加不可控而且愚蠢。”他厌恶般的瞥了我一眼,眼神里的冷漠与外表的年龄完全不符,“她强行中断了我的任务,我应该杀了她吗?”

“不,达米安,她就是莉西亚·奥古。”

我恰好碰上达米安颇为震惊的眼神,好像他才是受到刺激的那一个。天呐我可是背着一个小恶魔在雪山上走了足足三个小时。我一年的运动量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大。我瞪大双眼,无声地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干巴巴地吐出几个字打破三人间的安静。

“很好,达米安殿下,我现在相信你不是要去雪山上救公主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