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饮食健康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饮食健康 >

放荡的女医生BD 事后清晨百度云资源下载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9 14:15

“关东大赛第一轮比赛即将开始,下面由立海大附属中学对城成湘南学园。”

城成湘南网球部的教练华村葵和立海网球部部长同时兼职教练的幸村精市首先进入场地,并在裁判的示意下互相鞠躬致意,随后准备入座教练席。

“立海是很强没错,但经由我精心打造的部员们也是不容小看的存在呢。幸村君一会儿可要仔细地欣赏哦~”华村教练看起来三十岁上下,酒红色卷发,戴着一副细边框眼镜,下巴上长着一颗小巧的痣,穿着白色风衣外套,看上去颇具熟女风情,话里话外自信十足,也透露出极强的胜负欲。

只是从小到大被直接或间接地挑衅过无数次的幸村精市对华村的话并不在意,只冷淡地回了句:“哦?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接着便是一个干净利落的转身,而被他披在肩上的外套下摆就不受控制地扬了起来,在空中划出一个潇洒漂亮的弧度。比起自信和对胜利的执着,幸村自认不输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首先进行双打二号的比赛。”

立海大附中派出的是二年级的森川清盛和一年级的切原赤也。

“立海是没人了吗?怎么把他放在了双打的位置?”

“骗人的吧?森川清盛知道双打怎么打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森川清盛打双打先让我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为去年的全国优胜以及关东大赛十四连霸,仅仅是关东大赛的第一轮比赛,立海就吸引了各路人马的注意。

虽然从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口中听到许多唱衰他的话,但森川清盛心如止水,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手里的球拍拿得稳稳的,脚下的步伐也纹丝不乱。呵,他们对力量一无所知。

“迹部,你怎么看?”现在还没轮到冰帝的比赛,忍足侑士等人就跟着迹部景吾过来一起围观立海的首秀。

“呵,你们等着看就好了。”迹部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毕竟所听为虚,眼见为实。他单手托起脸颊,小拇指指尖正好扫过眼尾的泪痣,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兴致。

很巧的是,青学的人也来了。以手冢为中心,站成一排。立海的第一场比赛,他们同样也不想错过。

“立海的选手名单,还真是……”不二周助站在手冢旁边,半眯着眼睛,右手摩挲着下巴,状似思考。

“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切原赤也只是一个一年级新生,就有机会成为正选并站上关东大赛甚至全国大赛的赛场。从这一点看,立海倒是一如既往的有魄力。”乾贞治啪地合上手中的绿色笔记本,接上了不二的话,“不愧是胜者为王的立海。”

一旁的手冢只是在静静地听着队友们的讨论,然而阳光过于明媚,一部分光线被他的眼镜挡住,反射出去,叫人看不清他此刻眼里藏着的情绪。

“学…学长。”切原直到站到场上表情都还有些空空的,不是因为紧张,而是觉得梦幻。他不停地扭头看向身边的队友,说起来真是难以置信,森川学长竟然会和自己一起打双打!

“切原,一起加油吧。”森川清盛弯了弯嘴角,对着切原轻轻地笑了一下,原本冷淡的眉眼瞬间就鲜活了起来,漾起难得一见的温柔。

也许在大部分人眼里,一直是立海单打王牌的森川清盛如今来打双打是一种很“堕落”的行为,但他本人其实并不讲究什么“高手”格调。就如他之前所说,想要达成全国三连霸的目标单靠他们所谓的“Top4”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团体比赛,每个人都缺一不可。如今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在取得胜利的前提下给予团队每个人磨练和成长的机会。这一直是他们四人都赞成并期望看到的局面。

城成湘南派出的双打二号不出意外是一对双胞胎,名字分别是田中洋平和田中浩平。根据柳事先调查的情报,这是一对技术出色且非常擅长心理战的双打选手。

“哎呀呀,这不是传说中的森川清盛吗?怎么跑来打双打了?”

“这个海带头还是一个一年级小鬼吧?真是抱歉呢,没记住你的名字。”

他们一唱一和地把话说完,相互对视一眼,状似无辜地摆摆手,看起来好像根本不在意对面的森川清盛和切原赤也。

果然。比赛还没开始就打算先发制人吗?可惜,森川清盛对这种程度的挑衅不痛不痒。外人眼中的森川清盛似乎一向很佛,生气的场面更是难得一见。但熟悉他的人例如幸村其实知道,归根结底只是因为自信于自己的实力,令他不将一般人放在眼里罢了。

“我不允许你们这么说!”相反,今天和他搭档的切原却是一个个性冲动易被激怒的人。尤其,他最讨厌最讨厌别人带有恶意地调侃他的发型。

“准备了,切原,一会儿是你的发球局。”森川清盛拉住切原的手腕,带着他走到发球区。

即使是盛夏,森川清盛的手也还是清清凉凉的,切原内心的燥意被暂时压下。对啊,有学长在呢,一定能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他手指略使劲地捏住了网球,“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比赛开始,一盘定胜负,首先由切原发球。

因为决心要给对面的双胞胎一个教训,所以切原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留手。经过入部这几个月的训练,相较一开始,他的控球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反应到赛场上,就表现为网球被施加了急剧的旋转,带有破空之势飞速地向球场右侧角落冲去。

砰。0:15。

“怎么会?”切原自信满满打出的发球,转瞬间就被对手以不相上下的速度打回,而他自己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可恶!”再来!他不信邪,似是被彻底地激起了斗志。

砰砰砰。

“本局比赛结束,比分0:1,由城成湘南学园领先。”

有意思。对面双胞胎的实力的确不俗,森川清盛观察到他们主要在卡切原击球的节点,似乎具备一种听到击球的声音就能预判球的轨迹和落点的能力,这使他们能提前行动并较为轻松地将球打回去。由此判断,他们眼睛和耳朵的反射能力都很出色,身体素质也很好,应该是本身就具有这方面天赋然后被严格地训练过。以切原现在的实力和状态,丢掉发球局其实并不冤枉。

他本人是完全不怵这样的对手的,但现在是在进行双打比赛,而且切原的情绪有进一步爆炸的趋势。想起赛前和幸村他们讨论过的内容,森川清盛暂且选择按兵不动。只是,千万不要玩脱了啊……

第二局是对方的发球局,由哥哥田中洋平发球。

球从一开始就是冲着切原去的,准确地说,是冲着切原的脸去的。高速旋转的球,带起锋利的气流,急速擦过切原的脸颊,在他脸上割开了一道细小的口子。

15:0。

切原条件反射地拿手去擦脸,伤口不大,却渗出了血,直到这会儿他才觉得有些疼。

??!!一向很佛的森川清盛觉得他快要崩不住了。打网球就正经打网球,打人脸是什么烂操作?这种行为绝对无法原谅!!

“切原,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森川清盛闭了闭眼,调整好自己的气息。去他的计划吧!孩子脸都被对面打破了!

切原没说话,森川清盛就当他已经听进去了。

只是——

30:0。

40:0。

切原倔强地一次次尝试去接对方的发球,只是他现在的状态实在不佳,整个人恍恍惚惚的,脑子里、眼睛里只想到只看到手背上的那一抹血色,只依靠身体的本能在支配着行动。

“本局比赛结束,比分2:0,由城成湘南学园领先。”

“立海竟然连失两局,这个开局可太难看了。”

“是啊,我看他们今年连晋级全国大赛都没戏!”

“啊该怎么说呢?真是跌落神坛啊……”

围观群众纷纷对立海正选们投以隐秘的视线,大多数在暗戳戳地幸灾乐祸。

而观战的立海正选们除了丸井文太吹泡泡的频率越来越快,胡狼桑原时不时地擦下滴落的汗珠外,其余人的脸上皆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们将视线集中在场上的队友身上,倒是十分镇定。

“这就是立海吗?也不过如此嘛!对吧,浩平?”

“对啊,那边的海带头未免也太不堪一击了点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比赛开始,这对双胞胎的嘴就一直叭叭个不停。时而聊天气时而聊成绩,唯一明确且贯穿始终的主题就是不断地贬低切原赤也。目标很明确,从一开始就盯上了切原,就和他们原先设想的一样。原先他们打的是通过这场比赛锻炼切原的心理素质及抗压能力的计划,但鉴于现在的情节过于恶劣,森川清盛决定一会儿打到他们说不出话,打到他们自闭,打到他们后半生都对今天念念不忘。

第三局比赛开始了,是森川清盛的发球局。

第一球。咻——

“嘛,也不过如此。”接球的是田中浩平,他脸上带着夸张的笑容,信心爆棚地去接森川清盛的球。

啪。15:0。田中浩平的球拍被直接击飞,好巧不巧地,正好掉在了在对面教练席上坐着的幸村的脚边。

啪啪。40:0。一而再再而三,田中浩平都要忍受着全场观众怪异的视线,假装毫不在意地绕过半场,对淡定坐在那里的幸村精市弯下腰,去捡自己那副被森川清盛打飞的球拍。他怀疑森川清盛就是故意的!但他没有证据!被敌人打落牙齿还要他主动地往肚子里咽,他觉得自己好惨。调整好表情,田中浩平下定决心,下一球他的球拍如果再被打飞,他就不捡了!直接用备用球拍!

砰。田中浩平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球拍发呆,它没飞。但是,他转过身,盯着那颗还在地上不断旋转着的网球,离他很远,落在和他预判方向完全相反的角落里。是他失误了吗?还是…那个人故意的?

“本局比赛结束,比分1:2,由城成湘南学园领先。”

呵呵。我的球,想要你怎么接就怎么接,说不让你接就不让你接。森川清盛面无表情地转身,一个眼神都不分给对面。

场上场下的气氛从第三局开局开始,就陷入了一片奇怪的寂静中。

城成湘南的正选们第一次静静审视这个在神奈川乃至全国都有名的网球选手。可怕,太可怕了,就算撑过了华村教练各种严苛的训练,就算他们此刻没有在赛场上直面森川清盛,但他们的内心依旧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可怕的控球力……”青学的乾不停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接下来又是森川君的接发球局,想要追平比分并不难。但是,”乾贞治略停顿了一下,用手扶了扶眼镜,继续说道,“如果他们那个一年级还不调整好状态,即使这盘比赛立海能赢,那也绝对不轻松。”

“嗯。”手冢点头,他也认同乾的说法。

“现在有请双方交换场地。”

“切原。”森川清盛觉得现在的切原状态有点不太对,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没有说话,安静得不像是平时的切原。如果仅仅因为对手几句挑衅的话,接连两局的失利就变成现在这样,森川清盛觉得这并不应该。平时练习赛上的幸村和真田可要比今天的双胞胎可怕百倍,他不还是元气满满的吗?

“你还好吧?”

……好吧,还是不理他。

“你这家伙可别得意!森川清盛有你这么一个拖油瓶,最后的结果还说不准呢!”哥哥田中洋平坚持将精神攻击战术和作死精神贯彻到底,迎面顶着森川清盛可怕的气场还能大放厥词。

“洋平…”弟弟浩平拽了一下他哥哥,他现在只想离这个“魔鬼”远远的。

就算听到这么一席话,切原也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森川清盛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默默地将这笔账记在了对面的双胞胎身上。此刻的双胞胎,忽然感到身体一僵,那感觉像是站在几丈高的悬崖绝壁之上,直面那被狂风卷起的巨浪,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无情地吞噬。

第四局是田中浩平的发球局,虽然他很想把球打到切原赤也那边,但奈何规则所限,这一局由森川清盛接发球。

啪啪啪砰。田中浩平绝望地闭眼。他此刻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同情,因为这一局的球都是冲着他哥哥洋平去的。短短几分钟,洋平就经历了一遍上一局他所经历过的噩梦。

累。身体不累,但他们心累。双胞胎同时对视一眼,他们后悔了,之前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后悔。但是,事到如今,为了最后的胜利,他们没得选择,只能战战兢兢地将原先制定好的战术执行到底。

下一局是那个切原赤也的发球局,而他目前算是废了。现在的比分是2:2,他们还有翻盘的机会……的吧。

“哈哈哈哈我说那边的海带男,你现在还能比赛吗?要我看不如趁早弃权吧!你说呢,浩平?”

“我…我哈哈哈哈哈。”田中浩平现在其实很怂,怂得讲不出话。

“哦?是吗?”切原赤也的声音与平时截然不同,低沉嘶哑,像是从喉咙深处竭力地发出来似的,听着很压抑。

?切原活了??森川清盛转身看去——

!不是原来的切原!!只见现在的切原伸出舌头舔了舔手背上已经凝固了的血液,表情很邪气,一双眼睛充满血色,全身的皮肤却不知为何泛着死气沉沉的苍白。他单手抛起网球,身体屈起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打出了一个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发球。

“呵哈哈哈哈哈,我要击溃你们!”是一串丧心病狂的笑声。

球速极快,而且双胞胎因为切原的剧变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洋平!小心!”

田中洋平眼睁睁地看着球毫无预兆地从地面弹起,似乎带着巨大的恶意,直直地打向他的腹部。倒地之前,他还鬼使神差地看了对面的切原一眼,明明是青天白日,他却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魔。

森川清盛想起来了。当初切原给他们下战书,和真田比赛的时候曾经短暂地进入过这种状态。当时亲眼目睹的他还觉得玄幻,后来回家仔细问过祖母之后他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总之,维持这种状态对人体具有很大的负荷,严重时甚至危及生命。

而且,森川清盛看了眼对面的田中洋平。虽然是他挑衅在先,但如果放任切原再这么打下去,怕是撑不到比赛结束,他就该被送去急救了。

“你们怎么这样?”城成湘南的正选们都站不住了,一个个怒气交加,皆是一副随时准备冲过来干架的样子。

其实立海的众位正选心情也很复杂,尤其是真田和柳。他们原先是想锻炼一下切原的,但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虽然此刻的比分已经变成4:2,由立海领先。但切原的状态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谁也不知道这对他本人的身体会造成什么影响。

“切原!”森川清盛趁着这局比赛结束,走到切原赤也的身边,想要制止他。

切原高高抬起右手,举起球拍,突然朝着森川清盛的脸笔直地砍下。

目睹到这一幕,幸村精市唰的一下就从教练席上站了起来,向裁判叫了暂停。

场上的目光一时间也齐聚在他们身上。

森川清盛不慌不忙,左手出手如电,迅速握住切原的手腕,再使巧劲一拧,他手中的网球拍就掉了下来,同一时刻,森川清盛甩开切原的手,左手一捞,就扣住了下落的球拍。

嚯!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目睹这一系列行云流水动作的围观群众纷纷自发地鼓起了掌。

“你不要管我!”声音恢复了一丝清亮,还有些孩子气。

可喜可贺,“恶魔化”的切原看起来还可以沟通。

“赤也,”森川清盛换了个称呼,“这真的是你所追求的网球吗?”他指了指对面快被打得喘不过气的双胞胎。

“我…”切原赤也的脑海里一时间闪过了很多想法,他回想起自己加入立海网球部之后经历的种种,想起自己无论挑战了几次都战胜不了的Top4,想起被比赛对手说成是“还没断奶的孩子”、“立海的拖油瓶”,还有那个他最不喜欢的绰号——“海带头”!!

这样的自己多厉害啊!看看对手现在那可笑的样子!

“喂!”切原赤也忍不住冲着那头的双胞胎喊话,“你们现在还敢说我的发型像海带吗!还敢叫我海带男吗!”

双胞胎互相支撑着对方的身体,乍被切原点名,吓得都快哭了。他们现在哪儿敢说话!!

……海带头吗?森川清盛瞬间有些哭笑不得。原来切原一直最在意的就是这个??

“赤也,”森川清盛猝不及防地一手搭上切原的脑袋,控制着力道温柔地揉了揉,“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你的发型哦~”他直直地看向切原的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喜爱和欣赏,一字一句都说得极为认真。

而被这样对待的切原突然间觉得,一直盘旋在自己脑海中的那个念头好像砰地一下,就被森川学长刚刚的那句话给击散了。他眼里的红色渐渐褪去,那对绿色的眼睛又恢复了宝石般的光泽。

“我也很喜欢赤也的头发!很可爱!”场边传来了丸井文太的喊声。切原听到了,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脸上带着笑,转过头去,看向自己的队友们。

“赤也!你可是和我一样的卷毛啊!是最帅气的卷毛啊!!”毛利寿三郎不甘落后,同样冲着切原喊话。

胡狼、仁王给他竖了大拇指。较为内敛的柳生、柳和真田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眼里传达出同样的情绪。

啊!切原赤也觉得自己现在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这是领悟到什么了吗?”

“网球,看重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选手的心态。赤也,我希望你永远记住此刻的心情。”森川清盛看到切原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出声点拨他。他一边说,一边将手上的球拍还给切原,“现在可以开始比赛了吧?”

“嗯!谢谢学长!”切原的状态又有些不一样了,看起来好像卸下了所有包袱,全身的关窍都被打通,自在写意,轻快自然。

“不好意思,这场比赛我们弃权。”

华村教练一直都在静静地观察着场上的形势。现在立海以4:2领先,而且对面森川清盛的实力实在出乎了她的意料。同时地,虽然看不懂原因,但一年级的切原赤也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打破了瓶颈,实力上升到了另一个阶梯。反观己方的Unit,无论从技术方面还是从精神方面,都已经被全面击垮,他们现在的状态已经不适合上场比赛了。

????

虽然有种虎头蛇尾的感觉,但森川清盛还是打算带着切原礼貌地上前和对手致意。

“T.T”对面的双胞胎溜得飞快。他们现在一秒都不想再看到对面的那两张脸!今天的这场比赛,可以说在他们的人生中刻上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并深深地影响了他们今后的为人处事方式。

“赤也,回校后和我比一场吧!”

“好耶!”

不管过程如何,森川清盛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还是超额完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