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齐鲁健康网!

齐鲁健康网

健康素养自我学习网站

饮食健康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饮食健康 >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 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0-06-29 14:15

57.

“布鲁斯,我们应该谈谈……”

我惊怔住,几乎呼吸停窒,一时间难以理解眼前景象的转变。

布鲁斯正站在我的面前,毫发无损,一身高定西装却有些可笑地提着两个满满当当的沃尔玛的购物袋。周遭也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他发觉到我的不对劲,眉头皱了皱。

在地面轻微摇动的瞬间我猛然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拽住布鲁斯的手臂向地铁站外狂奔过去。几乎只是转瞬地动天摇,倾塌陷落的水泥板与石块如同我所预见的那样将站台口埋没。

我大口喘息着,并不陌生的晕眩感随汹涌而上,伏下身几乎要把午饭连着早饭呕吐出来。我记得这种感觉,上一次我预知到达米安死亡的场景时也伴随着这样的不适,只要我再忍一下……我的喉间突然溢上一股甜腥味,立刻捂住嘴使劲往下咽。

“凯拉!”

我缓和了一会儿后愤怒地甩开他扶上我肩膀的手,双手揪出他的衣领冲他吼道:“看见了吗?这才是正确的救人方式!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再去关心别人!退一万步讲,我他妈也是个超人类,轮不到你个血肉之躯的来救我!你以为你是蝙蝠侠就无所不能了?脑子放清醒点好不好?”

布鲁斯被我骂得懵住,但他很快理解我为什么会这样反应,眉头轻皱:“你预见了地震会发生。”

我咬着牙停顿住一时间不知道还能对这人骂什么,只好先松开手:“你欠我一次,该死。现在去安全点的地方……”

我还没说完,隔着只有一个街区的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型建筑轰然倒塌的巨响,两人不约而同地朝向那个方向,而与此同时地震也戛然停止,仿佛它的目的就是造成那次坍塌一样。

“那里是……”布鲁斯皱眉思考着,一边拿出通讯终端似乎是要联系别人。

我愣在那儿。我熟悉这一带的地形,为了几天前的任务我熟记过这周遭,所以当那里发生坍塌时立刻就反应过来,顿然感到难以置信,不好的预感升腾起来。

那是复兴实验室的基地。

几分钟后布鲁斯呼叫来的正义联盟的成员就展开了城市的救援修复行动,地震造成了市中心几处坍塌,其中最为严重的地方正如我所想,而地铁站倒塌的主要原因是年久失修。

“关于这场地震你知道多少?”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刚刚联系完罗伊,得知萝丝她们没有回去,不由得愈发焦虑,“你连这个都要怀疑我。”

布鲁斯停顿了一下,沉着语气说:“那个和你在一块儿的金发女孩是泰拉·马科夫,曾经的土石女。”

我避开他审视的目光,他只要开始义警工作了就会用这样的眼神去看每一个人。

“能造成那样规模的地震的实力,以及毁灭某些建筑的动机。”布鲁斯解释,“在昨天那场地震发生之后我做了一次交叉对比,土石女在列表之中,但她那时应该在洛杉矶的一家医院进行治疗。”

我转向他:“毁灭什么建筑的动机?”

“昨天被摧毁的是哥谭东区的废弃马戏团。”他的嘴唇抿了抿,似乎并不想在我面前谈论这个,但在我惊愣的目光下还是继续道,“泰拉曾经在那儿遭到小丑的绑架与虐待,并注射潜伏性病毒导致能力失控。那可能是一次报复性的袭击。”

----

“你说谁接手这事了?”

“蝙蝠侠与罗宾,黑暗骑士和黄金男孩,哥谭的活力双雄,黑夜的守护者。”

我一连串加了好几个形容词,听上去就像我在嘲讽什么似的。罗伊倒是不在意,他和我并肩坐在高楼的边缘,一只手拿着附带夜视功能的望远镜,一只手拿着酒瓶。而我抱着大瓶的可乐和大罐的爆米花。两个人根本没有正在哨戒的自觉。

“哦。”罗伊放下望远镜,“那我们还在这儿干嘛?”

我严肃地说道:“因为是我们把泰拉搞丢了,我们得负起责任,做他们坚实的后盾。”

罗伊知道我在泰拉身上装了定位追踪还把它卖给了蝙蝠侠后惊怔了好久,在我正得意时他毫不留情地吐槽道“你爸给零花钱都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你,”他指出,“是你把泰拉搞丢了。”

我撇了撇嘴:“你是小孩子吗?要在这样的事上和我斤斤计较。”

罗伊笑了一声,说:“还有萝丝·威尔森,你不关心一下丧钟之女吗?”

我打了个气嗝:“优先级别不一样,附带可以关心一下。当然这个也很重要,温特格林快把我的电话打爆了,我觉得很快丧钟就又要来砍我了。”

他笑完又叹了口气,对于我碰上这么多麻烦感到无可奈何。但大概他也是这么想的,既然蝙蝠侠接手了这件事,那么就不用我们多操心什么了,这是他的城市。关于其他青少年失踪,因为有足够证据证明与复兴实验室相关,很快GCPD就会开始干预调查,接下来复兴实验室以及其背后的势力要迎接的就是法律的制裁。

“你真的觉得泰拉会是一个在睡觉的时候就能把整个哥谭沉进海里的人形兵器?”

紧连着的两次地震,一次是小丑马戏团,一次是复兴实验室,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即使不是她本意,我也认为这与她相关。

我说:“蝙蝠侠会查清楚的。”

罗伊摇摇头:“她不是会做那样事情的人,至少我认识的她不是。”

“我和蝙蝠侠描述过她的近况,也说了她可能是被脑控了,可能是有别的坏人想栽赃她。”我嚼着爆米花,“嗯,他们好像要出来了。”

地下赌场早已被破开的大门,漆黑的影子怀抱着一个少女,这个距离我看不太清他们的状况,而罗宾生拉硬拽着另一个白发女孩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走出来。

“挺好,我可以告诉温特格林现在他的宝贝萝丝要去蝙蝠洞学习正确三观了。”

“那个罗宾看起来有点凶。”罗伊抬起望远镜观察了一番,“和迪克一点儿也不像。”

我笑笑,两腿悬在半空晃了晃:“对,他可不一代罗宾那样的美国甜心。但他和迪克一样厉害。”

他耸了下肩:“你要下去吗?”

“不,晚点你去迪克那儿问一下,等泰拉的事件结束了我就离开哥谭。”

“哦,所以这还是分别派对了?”罗伊有些惊讶,拿起酒瓶子晃了晃,“我以为你不会走了,鉴于你和他见了面,还交换了情报,还让他接手了泰拉的事。我以为你们和好了。”

我从天台边缘站起来,向后跃下地面:“开玩笑了,我总不能因为家务事而置无辜的人于险境吧。”

布鲁斯原本会因我而死。

我和罗伊说笑着,但这样的念头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只要独处片刻预言所见到的场景就又会重现在我眼前。

灰尘隆隆掀起,大量的鲜血从钢筋水泥倾塌埋没的废墟缝隙内蔓延开来,我僵直住身体,双目盯着血污一点点渗进泥灰里,几乎能听见血液离开血管汩汩流动的声响。耳畔响起的不再是大地的震动,人们的叫喊惊呼,以及远处建筑轰然倒塌的巨响,一切都归为寂静。

我很难说清楚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跟在他们后头,只是与预言同时出现的无助感、恐惧、自责都毫无保留地侵袭上心头。罗伊抬头看向我,欲言又止,随后扯开一个如他平常那样轻佻不羁的笑容。

“那今晚还想找点别的乐子吗?”

----

“你们违反了企鹅人的规矩!在这里企鹅人就是法律!”

被罗伊踩着脖颈摁在地上的帮派混混嘶哑嗓子怒吼道。弓箭手表情浮夸地惊讶道:“我以为在哥谭蝙蝠侠才是法律。”

我踹飞一个试图背后偷袭我的人:“哥谭没有法律,更别提某个破黑帮建立的规矩了。”

“听见没,大个子。”罗伊一脚将人踢晕过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向我时脸上还带着一副傻笑,“嘿,我想到了,我们俩组合的话就叫法外者如何?”

我正从高处的集装箱往下跳,听见后差点一个趔趄没站稳,但紧跟着一箭刺中要借机攻击我的一个人。酒精于他而言似乎只是兴奋剂,他的准头一点没下。我无可奈何地回了一句:“你说我们是来找乐子的,你可没提组队。”

他也跳下来,和我背靠背面对一圈还站着的十几个黑帮份子:“那才好玩呀,行侠仗义的法外之徒。反正案子结束了我也没别的事可以做。”

我反手攥紧匕首,叹了口气:“噢,谁和你说我离开哥谭还要行侠仗义了?”

十分钟后我们将这个三流黑帮的据点整个儿端了个干净。我喘着气,在罗伊笑嘻嘻地凑过来时给了他一拳,并不是很用力,但他还是夸张地歪过脑袋,然后捂着脸一副委屈的样子问我做什么。

“我早该猜到你们超级英雄最喜欢的娱乐方式是打击犯罪了。”

他说:“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

“打击罪犯开心不开心我不知道,揍你我挺开心的。”我又气又想笑地嗤了一声,然后往废弃工厂外走。

罗伊跟上来:“所以这之后我们分道扬镳?”

我转过头翘起嘴角:“你看起来挺舍不得我的?”

他收拾好箭篓,两手摊了摊:“少自作多情了,我就是怕哪天迪克把我按着揍一顿问我为什么把他妹妹给看丢了。”

“怎么可能……”

我笑着,突然觉得耳边嗖得一凉。弓箭手敏锐的感官与矫健过人的身手让他抬手抓住了袭来的短棍。随后他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黑影摁倒。我下意识地摆出应战的姿势,但看到那黑金色的披风时不由得愣住。

罗宾笑了一声:“你就是那个绑架拐卖超能力青少年的人贩子?”

罗伊双手被人的膝盖压着,短棍抵上他的脖子,他放弃抵抗地吼道:“我他妈是报案的!”

“杰?”

身后落下另一个人,巨大的黑色阴影遮盖住月光,我转过头看见蝙蝠侠高大的身躯屹立在我面前,极近距离的压迫感让我几乎寸步难移。

“你说过,我们需要谈谈。”他说,“你认为解决土石女的事件会让我忘了吗?”

“你跟踪我?”

“是你们跟踪我们才对吧。”罗宾说,“然后留下一尾巴线索。”

罗伊也显然被吓了一下,但回过神就气愤地大叫道:“谈就谈你压着我做什么,我是无辜的!”

“你几分钟前还诓她和你组队。”

他晃着红发用力摇头:“邀请她,是邀请!这么几天都是你妹妹诓我,哪里轮得到我骗她。”

杰森看了傻愣着的我一眼,居然感同身受地来了句:“嗯,这点我也能体会。”

罗伊循循善诱:“所以兄弟,所以你先放开我,然后把她带回家好好教育。”

杰森似乎是想了想,然后真的松开了罗伊。

嗯?你们怎么就达成共识了?

“听着布鲁斯,不管谈不谈,我离开这件事……”

我还没说完,突然觉得胸腔发疼,随后是毫无防备汹涌上喉头的腥味,呛得我捂着嘴用力咳了几下,几乎要把肺给咳出来。最后呕出的大口鲜血从指缝里淋淋沥沥地涌了出来落在地上。眼前顿时一阵花白。

——他们都是很好的祭品。

我听见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这么说道。

分享到: